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医生招聘 >

因《广告狂人》和《使女的故事》多次获奖的她或凭新作再度拿奖

发布日期:2022-06-23 03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好的剧集有很多评价维度,其中之一便是——剧集一开始就让人想一探究竟,剧集结束仍然让人意犹未尽。

  第一视角的悬疑叙事手法,让观众跟主角一样深陷故事发展的迷雾之中,与主角共情,并竭力期待主角尽早挖掘出事件真相,除暴安良。

  在剧中,伊丽莎白·莫斯饰演的柯比是在一家报社工作、曾遭受恶徒残忍伤害的幸存者,她所在报社的记者丹(瓦格纳·马拉饰演)在一起下水道报道中发现了一起谋杀案并准备进行追中报道,而这起谋杀案让柯比怀疑“真凶”(哈珀,杰米·贝尔饰演)与伤害自己的人是一致的,于是主动协助丹进行案件的调查与追踪。

  就在追踪案件的进程中,柯比明确感知到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那些她本来还不确定的变化越来越明确,只要她对案件的追踪出现进展,她的现实生活就会发生改变。小到工位变化、宠物变化(本来养的狗变成一只猫),中到工作的报社变化、工作职能变化(从档案员到记者)、家庭地址变化,大到家庭关系变化(一瞬间她多了一个之前未曾有任何恋爱关系的丈夫)、甚至身边人的生死发生变化(同事丹一度因为追踪案件被凶手谋杀)。

  这一系列变动情节,让深陷其中的柯比成为一个极其复杂的角色。莫斯在剧中继续发挥精湛演技,女主角随案件进展的不同状态与眼神、动作切换都被莫斯演绎得入木三分又自然精准。

  剧集一开始,她是从残酷谋杀中幸存,要在莫名其妙的工作变动与生活变动中努力适应新现状、梳理自我认知的女人。莫斯的演绎不着痕迹地传递了柯比惊魂未定、情绪不稳的精神状态。

  但在事故之前的闪回状态中,柯比是善于打理生活、照顾母亲,性格阳光、爽朗,追求事业成功的闪亮女孩。

  随着记忆碎片的清晰和对真相的掌握,柯比渐渐明白,凶手是一个可以自由穿越时空的暗黑猎人,根本无法用常规的法律对其进行制裁。

  同时,随着距离真相越来越近,柯比也从恐惧犹疑变得更加主动、镇静,甚至最后以一种强大的精神意志通过机敏的计谋引诱真凶自投罗网,与真凶展开正面搏斗,并在关键时刻手刃凶手,并占据战略核心,成为狩猎凶手的猎人,以守护那些像她一样曾遭遇残忍杀害的女性。

  最后的结局中,我们看到,随着柯比的行动,现实再次被改变,那些曾遭遇谋杀的部分女性躲过了厄运,拥有各自的正常生活。

  其实,不止莫斯,剧中的“真凶”哈珀的扮演者杰米·贝尔和记者丹的扮演者瓦格纳·马拉都献出了各自的精彩诠释。

  哈珀在战争中胆怯偷生,在战后自卑自负,在得知“宅子”功能自视掌握主宰命运权限的虚伪、狂妄、冷酷等形象都被贝尔诠释得非常到位。

  而作为有职业理想、关注报道人物同时又有失败过往的记者丹,把一个清醒时理智、善良,混乱时沮丧、落魄、疯狂的loser形象也塑造得非常成功。

  虽然《闪亮女孩》的剧情设定和情节推进有其独特之处:在多时空中,特定人物关系变动产生的猎杀与反猎杀故事。但这部剧演员们的演技对我的吸引力要大过剧情,是一部演员演技精彩程度要大过剧情光彩的剧集。

  最后的结局中,有几处明显的悬念尚未揭开,让人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比如,为什么不是所有被谋杀的女性都在结局中回归正常?为什么柯比要用“凶手”哈珀说过的话让记者丹记起她?既然真正的凶手是那所可以让居住者穿越时空的宅子,柯比把宅子视为己有会不会引发一些黑化的后续结果?